福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产品展示 服务资讯

爱奇艺没有时间了

 

爱奇艺,凛冬已至。

来源|AI蓝媒汇

ID:lanmeih001

作者|闫烨

编辑|魏晓

爱奇艺的寒冬还远未结束。

12月1日,网传消息称,爱奇艺进行了一波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轮裁员。本轮裁员覆盖了除VR部门之外的所有部门,包括影业、IP、市场、游戏、电商等部门……在脉脉上,有员工称此轮的裁员比例在20%-40%左右,按照爱奇艺2020年财报公布的7721名员工的数量计算,裁员的人数大约在1544-3088人之间。

有媒体报道,在这次裁员中主要遭殃的是中层员工,部分团队全部被裁员,像随刻短视频这样的团队更是直接被合并;此外,花钱多的部门裁得员工也比较多,比如市场、投放、渠道合作等,裁员比例都在30%以上,最多的能到50%。

外界猜测,这与爱奇艺目前的财政状况不佳有关。

此前,在爱奇艺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龚宇就曾表示,当下的重点工作就是减少亏损,控制成本,其实就是开源节流。

针对此次裁员传闻,官方的态度模棱两可,但资本市场却立刻做出了反应。截止到发稿前,爱奇艺的股价掉到了4.71美元,与今年最高点28.97美元相比,缩水近八成,市值跌至39.39亿美元。

一片惨绿的背后,映衬的是爱奇艺以及长视频行业的流年不利。

一方面,从爱奇艺的角度出发,四年里为爱奇艺吸金数十亿的选秀节目在今年被叫停,剧集“超前点播”也被迫取消,另一方面,长视频行业的亏损从诞生的那一日开始就从未停止,优爱腾三家的烧钱大战至今也没有赢家。

显然,迎来命运拐点的不仅是爱奇艺,长视频也是。

爱奇艺,水逆不断

裁员传闻过去仅仅四天之后,12月5日,爱奇艺打造的限定女团THE 9合约到期解散,属于“桃厂”最后的偶像时代也落下了帷幕。

对于选秀,爱奇艺曾将其视为一个可延续的现金牛。

其在过去四年的表现也印证了这个说法。AI蓝媒汇曾在文章《选秀四年,爱奇艺赚了多少钱》一文中算过一笔账,算上广告商冠名费、会员收入、偶像演唱会门票以及其他衍生品,四届选秀前后加一起共为爱奇艺带来至少62亿元。

这实在是一笔可观的数字。

然而,所谓“祸不单行”。在痛失选秀之后,爱奇艺又失去了另一项红利——“超前点映”。

腾讯独播的《扫黑风暴》又一次引发了网友对于VIP与超前点映之间矛盾的争议,在网友的联合抵制与官方的喊话叫停之下,包括爱奇艺、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共同声明,将取消超前点播业务,这项存活了两年的红利最终还是归于了平静。

与此同时,爱奇艺自身原创内容也开始显露疲态。

综艺节目方面,除了选秀节目之外,爱奇艺在2021年至今都没有推出过爆款综艺,曾经的王牌综艺《奇葩说》也在与米未微妙的关系中悄悄埋没了身影,相较于竞争对手芒果TV的《披荆斩棘的哥哥》、腾讯视频的《脱口秀大会》而言,实在是显得过于平淡。

剧集方面,去年爆火的“迷雾剧场”曾给了爱奇艺一线希望,当时《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两部剧分别获得了豆瓣8.8和9.1的高分,演员借势起飞,观众们疯狂讨论。

然而在小说原作者紫金陈转投优酷之后,“迷雾剧场”便不似从前那般好看了。今年推出的《再见那一天》、《八角亭谜雾》和《致命愿望》的豆瓣评分直线下滑,仅为7.0、5.7和4.1分。

这不得不将其中的原因归于对单一作者的剧本过度依赖,这种致命的以来甚至让爱奇艺几乎亲手葬送了“迷雾剧场”的IP。

至于其他的自制剧,不提也罢。

原创无力,那那些花重金砸回版权的剧集呢?除了年初的《赘婿》曾引发过一番热议之外,几乎没有太多的爆款剧,自然也难以吸引客户为VIP付费。

种种水逆最终也反馈到了财报上。

Q3财报显示,爱奇艺第三季度总营收为76亿元,同比增长6%,但环比减少2.5%。其中,仅有会员服务收入有些许的增长,其余“广告收入”、“内容分发”与“其他收入”这三项营收都有不同程度的减少。

营收下跌,但运营成本却提升不少。这也直接导致了最终爱奇艺在Q3继续亏损,亏损额达到了17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亏损还增长了41.7%。

显然,在面对剧集内容疲软,综艺创新不足,而广告收入又逐年下降的情况下,仅靠烧钱远远无法帮助爱奇艺摆脱困境。

长视频,战火将“熄”?

爱奇艺的断臂求生,让这场打了十余年的长视频“三国杀”似乎终于有了战争结束的苗头。只不过,无人是赢家。

十年前,当爱奇艺刚刚成为百度的子公司,与优酷、腾讯竞争长视频时,谁都不会想到,时至今日,几家视频网站仍然还在亏损。

但当时的他们只想着分出个高下,而到了2015年势头正盛的优酷被阿里收购之后,长视频赛道正式进入“BAT”割据时代。

只是没想到,之后的优酷尽管获得了阿里的鼎力支持,先后烧掉了百亿人民币,但还是因为管理层的动荡,内容层面错过了购买版权换取会员、PGC和会员付费的双轨制模式等决策而痛失好局。

反观爱奇艺和腾讯,在百度与腾讯两座大山的烧钱模式下,走向了白热化的竞争。不管是购买如《来自星星的你》、《权力的游戏》等海外剧,《庆余年》、《盗墓笔记》等国内爆款剧的版权,还是制作“101系”节目《偶像练习生》、《创造101》,都曾给了两方期待——长视频或许还有回天之力。

然而,当短视频横空出世之后,长视频的地位又再次变得岌岌可危。

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2021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短视频人均单日使用时长逐年递增,从2017年12月的76分钟,已经增长到了2021年3月的125分钟,而综合视频的使用市场则几乎没有增长,四年仅增长了3分钟。

至少眼下,长视频已然不是短视频的对手。

而“优爱腾”三家的命运也各有不同,优酷已然掉队,也更加让“阿里做不好大文娱”的论调刻入人心;爱奇艺频频裁员,百度在自身都处于亏损的情况下恐怕也无暇顾及于此;而腾讯视频仰靠着腾讯这座大山渐渐坐稳了老大的位置……

在今年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曾经那个自信满满地称爱奇艺将在未来几年内盈利的龚宇已经不再大谈盈利问题了。

或许是不敢,也或许是他终于认清了长视频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是经营悖论吗?

回看爱奇艺近几年的营收数字,自2018年上市以来,每年的亏损额分别为91亿元、103亿元、70亿元,与此同时,会员数在突破了1亿人次之后来到了增速放缓期,会员收入也相应来到了瓶颈。

亏损的背后,或许是长视频平台本身在国内的经营悖论。

对于长视频而言,最根本也最难解决的问题,还是内容。

以爱奇艺为例,眼下的爱奇艺在自制剧和综艺方面遇到的问题已经无需赘述。迷雾剧场纵然收获了短暂成功,但对于原作的过重依赖也相当于直接被卡住了命脉。

在这点上,或许腾讯收购阅文这步棋算是解决了原作乏力的问题,但碍于制作能力不及爱奇艺,腾讯也并没有在整体上领先爱奇艺太多。

综艺方面,2018年以来爱奇艺在每一年都对选秀节目的下注过大,改变思路以及转身离开都还需要时间。

而这些长视频平台制作不出优秀的内容,就无法催生大量的VIP付费,也就谈不上提升广告收入这回事。

另一方面,由于长视频平台在本土诞生时就是以免费换取流量,再从流量走变现的路径。对于很大一部分观众而言,“付费观看”并不适应他们的习惯,而盗版资源又能以更低的成本甚至免费获得。

尽管监管部门多次就盗版问题予以打击,各平台也想出了多种方式抵制盗版,但以目前的状况而言,都很难迅速收到成效。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亏得血本无归,芒果TV在2020年盈利超140亿,是唯一盈利的长视频平台。这主要是因为,背靠着湖南卫视这样一个在娱乐圈举足轻重的平台,芒果TV可以以低成本购买到热门剧的版权,再加上其特有的IPTV业务,以及时常推出的爆款综艺,芒果TV几乎是稳赚不赔。

但能像芒果TV一样拥有不只靠烧钱扶持的金主不同,眼下爱奇艺到底路在何方还很难说。是像优酷一样成为百度系中“扶不起的阿斗”,是如早前媒体报道的,被腾讯、字节跳动或者阿里收购,亦或是走出困境迎来新一波增长,外界不得而知。

只不过,留给爱奇艺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I蓝媒汇。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Copyright@ 2003-2021  福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